织梦CMS - 轻松建站从此开始!

免费小说

当前位置: 主页 > 要看小说 >

冷队长又溜号去追妻了_ 第080章 坐上曹仁的车-

时间:2021-05-28 12:27来源:网络整理 作者:采集侠 点击:
北风吹雁小说冷队长又溜号去追妻了 第080章 坐上曹仁的车在线阅读。
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,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
    历经半个小时后,502房间的门终于打开了。

    冷逸轩神清气爽地从房内走出,看着呆站在走廊一侧的抗山铁牛二人,只淡淡地吩咐了一句:“收拾东西,准备出发!”

    “是!队长!”两人齐齐应和一声,迅速地跑向各自的房间。

    顺昌旅馆的房间,不多不少,正好五间房,被冷逸轩手底下的队员们正好包下。

    不多会的功夫,两人就将各自房间的行李收拾好了。

    抗山的行李还算正常,除了后背扛着的巨大的旅行包外,没有其他出格的地方。

    倒是铁牛,身上的东西就格外的惹眼了。

    除了后背上同样巨无霸的旅行包,他的手上,还拎着一口直径达到一米的大铁锅!

    这个铁锅,纯铁打造,重约五十斤。

    正常人想拿起这样的锅子,定然是要卯足全身的劲;厉害点的人,或许也能单手提起,但绝对无法坚持长久!

    而铁牛拎着这口大锅,就像是拎着一块泡沫,时不时地上下挥舞,抡转胳膊。

    若不是空气中不断传来的呼啸风声,定然会让人以为,这就是一口塑料制成的假锅!

    抗山对铁牛抡铁锅的举动,颇是习以为常,老神在在地在其身边站着,丝毫不担心那口铁锅会不小心砸到他的身上。

    刚拖着巨大旅行包从502房间出来的周正,却照例吓了一跳。

    “铁牛,你能不能别整天抡你那口破锅?”周正刚被冷逸轩美其名曰进行了“耐摔打训练”,浑身酸痛,又被命令替对方收拾行李,这会儿心情正糟糕着,一见铁牛又习惯性地“甩锅手”发作,不由刺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唰!”

    周正的话音刚落,那正被抡着的大铁锅,忽然从铁牛的手上脱离,以极快的速度朝着他的头上甩来!

    “我靠!”

    周正忍不住爆了一句粗口,下意识地就要闪躲。

    但他的躲避速度,尚不及这口大锅飞来的速度,眼看着就要闹个头破血流——

    只听“咣”的一声,大铁锅又以更快地速度,朝着铁牛本人飞了过去。

    冷逸轩缓缓收回了脚。

    周正吓得冒了一鼻子冷汗。

    吓死他个亲娘哩!

    这铁牛是不是发神经啊?

    自己不就说了一句破锅吗,值得发这么大的脾气,大铁锅就往他脑袋上呼来了?

    这要被砸个正着,自己以后,还能不能愉快地玩耍了?

    “铁牛,你特么的脑子有坑啊!”周正指着铁牛破口大骂。

    谁想,他这句话才说完,铁牛刚接手回去的大铁锅,竟再一次冲他脑袋上呼啸而来。

    “我靠靠靠!”周正吓得一矮身,想要躲过铁锅的挥击。

    但那口锅,就像长了眼睛般,他往哪躲,锅就往哪落!

    眼看着挨这一下攻击无法避免,冷逸轩再一次抬腿,将那口锅踢了回去。

    “铁牛,适可而止。”淡淡的警告声。

    铁牛看着空中回旋而来的铁锅,下意识地后退了半个身位。

    冷逸轩踢回来的力量不小,纵使是铁牛这个大力士,也不敢轻易张手去接。

    就在这时,横下里忽然挡下一道身影,将那口锅轻而易举的拿下!

    铁牛冲着抗山抱了抱拳,默不作声地将自己的铁锅拿了回去。

    抗山沉默地点点头。

    周正这才大着胆子站起身来,看向铁牛的方向,仍带着一分忌惮。

    准确地说,是忌惮对方手里的家伙事。

    那东西,五十余斤,再以那么高的速度撇来,换谁能抗下来?

    就他周正这小身板,还不直接玩脱壳了?

    “队长,这次,太感谢你了!铁牛这家伙,纯牌就是脑袋有病!”周正抹了把额头上渗出的细密的汗水,一见铁牛似乎又有发作的迹象,忙一溜烟蹿进了自己的房间,“我去收拾下东西!”

    冷逸轩随手拎起自己的大包,当先就往楼下走。

    “铁牛,你把小李子的东西也收拾下,走最后的,把房间退了!”

    说着,人已经下了楼。

    铁牛微愣了愣,将身上的东西放下,进了李德顺的房间。

    抗山想了想,将铁牛放下的东西拎起来。

    这么一来,他的身上,扛了两个大包,一口大锅,但这丝毫没有影响他的行走,紧跟着冷逸轩的步子下了楼。

    张雯的钱包被劫匪司机抢走后,身无分文的她,只能靠着自己的两条腿往医院走。

    不一会儿,穿着高跟鞋的脚底,被磨的钻心地疼。

    这使得她不得不走走停停,停停又走走。

    小雨,你在哪里?你等着老师,老师马上就赶过去!

    张雯心里惦记着齐小雨的安危,不顾脚下的疼痛,咬牙加快了脚步。

    但纵使如此,她的速度依然没快多少。

    照这个样子下去,怕是天黑也走不到古家镇医院了。

    要不要想法子搭个车?

    张雯看着路边过往的车辆,似乎有些迟疑。

    经历了刚刚的劫匪司机事件后,她对路上来来往往的车辆,产生了一丝惧意。

    算了,还是继续赶路吧。

    迟疑了半天,张雯最终还是决定,继续靠着自己的两条腿走过去。

    她埋着头往前冲。

    在她身后的车流中,却是不紧不慢地坠着一辆红色敞篷的跑车,车上,是一个戴着墨镜的青年男子。

    看着前方的张雯,继续迈动自己的双腿,跑车上的人,似乎按捺不住,直接将车开到了她的身旁。

    “张雯!”车上的青年开口喊道。

    张雯的步子一顿,诧异地回过头去。

    待她看清车上坐着的人是谁后,脸色当即不愉起来,也不搭理对方,掉转头继续往前走。

    墨镜青年的表情僵了僵。

    “张雯,上我的车吧!”他将车开上去,发出了邀请。

    张雯仍旧没理他,继续向前走着。

    不止如此,速度比之先前,还更快了几分。

    “张雯,你要去哪里?我捎你一程!”墨镜青年指了指头顶上已经有些暗沉下来的天色,“你要回学校吧?这里离学校路程可不短呢。天马上就要黑了。你一个人回去多不安全!赶紧上我的车,我带你回去!”

    和你在一起就安全了?

    张雯默默地翻了一个白眼,脚下的步子不停。

    墨镜青年脸上的神色已经很难看了。

    臭女人!贱女人!敬酒不吃吃罚酒!

    他的神容扭曲着,再看向张雯时,忽然又恢复了他之前热络的样子:“张雯,我这免费的车,你都不坐,难不成你还有钱坐车?”

    张雯步子一顿。

    莫非,刚才劫匪司机的事,和曹仁有关?不然,他怎么知道,自己没钱坐车?安排的那一出,就是为了这一刻在她这里献殷勤?

    张雯的眼神登时冷了下来,直接质问道:“曹仁,之前的事,是你安排的?”

    “什,什么事?”曹仁心里一咯噔。

    心想:坏了!别不是被这个臭女人给发现了吧?

    不能啊,自己刚才离得老远,话里话外的,也没有露出啥破绽,这个女人,不可能发现什么!估计她也就是猜测而已!

    这么想着,曹仁的底气又足了起来:“张雯,我安排什么事了我?我这看你一个人在街道上走着,好心好意要捎带你,你怎么能这么想我?既然你不愿意上,那我不带你了。陪着你走总行了吧?”

    “真不是你?”张雯有些狐疑。

    “肯定不是我!我都不知道你说的是什么事!我能安排什么事啊我!”曹仁摘下了墨镜,一个劲儿地抱屈。

    见他委屈的模样,张雯心里的疑惑到底收起了几分。

    “那你怎么知道我没钱坐车?”想了想,她还是问了一句。

    曹仁更加委屈了:“我看你穿着高跟鞋,深一脚浅一脚地赶路,这不想着你可能遇到困难了嘛!好心好意想帮你,谁知道你不领情也就算了,还倒打我一耙。我,我容易么我?我还不是为了追求你!难道追求你也有错吗?就该被你怀疑吗?如果是这样,那我,我不追求你了好不好?省的被你误会!”

    曹仁说着说着,眼角竟闪现了泪花。

    一个大男人,居然做出了这副表情,张雯忽然感到很愧疚。

    “曹仁,你别这样。”张雯有些手足无措,“我刚才发生了一些事。恰巧你又过来了。我以为......那个,不是你就行。我,我没别的意思。你不要多想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事?”曹仁的目光闪烁了一下。

    “没什么。”张雯又赶紧摇头,“时候不早了,我得赶路。”

    说着,又往前行走着。

    曹仁驱车跟了上去:“张雯,你看,时间是不早了。这天,眼看就要黑下来了。这离你所在的学校,可有不短的路。别说你穿着高跟鞋。就算是平底的,也要走差不多一个小时吧?你要是相信我的话,我带你可好?很快就到的。”

    “这——”张雯有些犹豫。

    曹仁这个人,她不是很信任。

    这要真上了他的车,对方中途若对自己生了歹意,那她该怎么办?

    曹仁一看张雯的表情,就知道对方在犹豫什么:“张雯,你在怕什么?难不成我曹仁,在你心里,就是这样不堪的人么?不堪到连给我个机会,捎带你一程都不让?你仔细看看我这车,敞篷的!就算我真对你生出了什么想法,在这样的车上,我也不能对你做什么吧?”

    曹仁的话说到了这个份上,张雯再拒绝,似乎不是那么回事了。

    抛开两家的身份背景不说,单就曹仁这个人,似乎也没有做过什么大奸大恶的事,自己实在不好去拂了他的脸面。

    “那,那好吧,麻烦你了。”张雯点头。

    曹仁的脸上,顿时露出了笑容。

    他殷勤地下车,给张雯开了副驾驶的车门。

    “我还是坐后面吧。”

    “难得和我心目中的女神坐同一辆车,怎好怠慢了女神。”曹仁坚持。

    张雯扭不过,只好同意坐上了副驾驶。

    红色敞篷车重新启动,车子呼啸一声,如箭矢般飞了出去。

    马路对面,黑色的车窗里,小李子看着冲出去的跑车,忽然,一种名为“兽血”的东西,在他的胸腔里奔腾燃烧。

     (责任编辑:admin)
织梦二维码生成器
顶一下
(0)
0%
踩一下
(0)
0%
------分隔线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发表评论
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,严禁发布色情、暴力、反动的言论。
评价:
表情:
用户名: 验证码:点击我更换图片
栏目列表
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,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
推荐内容
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,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
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,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